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好人评选
(孝老爱亲)刘荣增:与植物人妻子不离不弃的好男人
江西文明网  2017-07-21 17:21

  刘荣增,男,抚州东乡区詹圩镇梅家村人。

  他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一家人和和睦睦,其乐融融地生活着。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他的妻子变成了植物人。这场大病改变了这一家的命运,使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陷入了伤痛之中……然而,作为一个坚强的男人,四年的漫长岁月,他不离不弃,伺候植物人妻子;多年来,含辛茹苦,抚育两个外甥长大成人;十多年来,他不辞辛劳,赡养服侍八旬老岳母。他用坚守诠释人间真情,用爱奏出一曲“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生命最强音。他就是东乡区詹圩镇梅家村的好男人:刘荣增。

  刘荣增家住东乡区詹圩镇梅家村,刘荣增破旧的老房子里房间显得有些阴暗,客厅里堆放了一些稻谷,但并不脏乱。与刘荣增聊了一会,他就不好意思地对我们说,到了他妻子吃饭的时间了。出于好奇,记者便跟着他,想看看他是怎么照顾妻子的。刘荣增一边喂妻子吃饭一边跟记者解释道:“妻子四年前因为中风变成了植物人,她现在什么都吃不了,只能吃些用奶粉冲调的营养米粉。”记者原以为刘荣增的妻子跟瘫痪的病人一样,可以直接可以用勺子喂食。可看到刘荣增调好营养液,从包装袋拆出一根20ml的注射器,慢慢地从调好的营养液中吸完液体后再从妻子鼻孔中插入胃管慢慢地注射进去。记者再一次震惊了,要知道,这一系列的“喂饭”过程一次就要将近半个小时。记者粗略一算,3个小时就要注入一次食物,一天8次,一年2920次,四年就要喂11680次。刘荣增说他早已形成了生物钟,夜里也就是打个盹,3个小时一到他就会自然醒,比闹钟还要准。他说得轻松,但这岂是常人能做到的?就这样,刘荣增把后半生全部精力都放在照顾妻子的起居、生活、饮食等生活琐事上。

  每天,他都要为妻子做口腔护理、膀胱护理等一系列护理工作,天天为她按摩,为她导尿,还注意观察妻子细微表情,每天大便要用开塞露引导,有时干硬还要用手抠出来。起初他很不习惯,常常会恶心呕吐,连饭都吃不下。为了保证妻子干净、整洁、无异味,刘荣增每天都要为妻子擦洗身体,为妻子翻身多次。他告诉记者:“我妻子原来特别爱干净,也非常勤快,我每天给妻子擦洗身子,还要为她换衣服,现在天气越来越热了,家里条件差,我只能把她挪到有个窗户的地方,这样能通风,但是现在每天擦洗的次数要增多了,有时候夜里还要弄温水给她擦擦。”听医生说,要想唤醒脑损伤的植物人,除了平时多跟她聊天,讲故事外,每天还让她听音乐,这样有利于病情康复。耳背的刘荣增便每天陪在妻子身边,不停地与她说话、聊天,“告诉”妻子身边发生的事。为此,他还购买收音机,天天在妻子的床头上播放音乐。

  做好护理工作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尤其要做好更难。既要用心、耐心,还要不怕脏、不怕累。几年下来,刘荣增几乎成了半个医生了。长期卧床的病人如果不经常翻身就会得褥疮,为了妻子不得褥疮,每隔两个小时,他就要帮妻子翻身一次,为了不让妻子的肌肉萎缩,刘荣增还得每天都给妻子按摩4次,每次按摩时间30分钟。他告诉记者,医生交代他,给妻子按摩的时候手法极其重要,不能用手掌直接拍打,而是要用手成弓形状慢慢叩击。为了能练好这个动作,他在自己身上做过很多次试验。每一天,刘荣增都在“护工”“按摩师”“护士”多个身份中切换,无微不至地照顾妻子。就在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他也没有片刻休息。只见他从装好的袋子中拿出一根导尿管,告诉记者,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得帮妻子更换导尿管,因为导尿管必须三天换一次,不换就会细菌感染。只见他娴熟地带上手套,用碘伏消毒,然后装管,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操作的同时他还跟记者讲起了医学专业知识,他说,这些护理技术是妻子在住院时他请教护士学来的。

  “只要能天天看到她,就觉得身边有个伴,心里就会踏实。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有着46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医生说她99%是不可能醒过来,可是只要她有1%的希望好起来,我都会坚持下去。”当问及是什么力量让他坚持这么多年不放弃时,这个坚强的男人眼中也溢出了泪水。刘荣增说,只要自己活一天,就一定会照顾好妻子一天。由于多年超负荷劳动,加之本身就患有的耳背,嘴残和严重胃溃疡,他的身体也每况愈下。去年胃溃疡发作时,他打点好妻子的事情,便急急忙忙跑到镇卫生院,医生看诊断后告诉他要打点滴住院治疗。刘荣增听后说坚决不行。这让医生万分不解,他问刘荣增:“人都病了,也来了,为什么不住院治疗。”刘荣增这才告诉医生,他已经出来一小时了,还有两上小时要给爱人喂饭了,家里又没人照顾妻子,他必须回去。医生听后无奈地说:“不住院可以,可一定要打点滴治疗,要不然你自己命都没了,而且这种药不能打得太快,再说年纪大的人也要慢些。”可看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输液还没过半,实在等不及的他便偷偷把输液器上的速度放到了最快。原本需要打四五个小时的点滴,他花了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打完了。他说:“自从妻子生病后,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詹圩镇街上了。”

  生病了,他一般是自己能扛得住就扛下去,太难受的时候就托人从镇上带点药回来吃。刘荣增不仅有照顾妻子的担子,还要照顾如今已81岁的丈母娘,早在10年前,他的小舅子不幸病故,留下了两个年幼的孩子和无人照料的丈母娘。看到这种情况,他二话不说便把丈母娘和两个孩子接到了自己家里。今年已68岁的刘荣增,始终无微不至地照料着81岁的丈母娘和小舅子的两个孩子。据刘荣增的丈母娘回忆,在刘荣增家住的第二年,她不小心摔伤骨折,当时刘荣增背着老人在东乡人民医院楼上楼下跑,拍片检查、验血等。回到家后还要细心照顾丈母娘的起居,在刘荣增的精心照顾下,不到三个月,老人就能拄着拐杖走路了。

  刘荣增的丈母娘说,要是没有刘荣增,我早就不在了,有这么好的女婿真是有福,从此,她见人就夸这个好女婿。在刘荣增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异味,虽然简陋但干净整齐。桌上这对夫妇结婚照,留下了两人风华正茂时的回忆。他们的爱没有轰轰烈烈的过程,但在细水长流中携刻成了深入骨髓和融入生命的情感,支撑他的这几年如一日地活着。刘荣增从没有抱怨过,而是坚信,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刘荣增说:“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妻子能好起来,不能做事不要紧,不会走路不会说话都没有关系,我全都可以做。不会走路,我也可以用轮椅推着她。我只想让她看看世界,看看东乡现在的变化。”四年如一日,刘荣增把全部的爱献给了妻子。正是有他的精心照顾,精心护理,精心关爱,才使植物人妻子身体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现在,刘荣增的妻子已从最开始双眼和嘴巴紧闭,到现在眼睛能够睁开,嘴巴能喝水润口了,脸上还时不时流露着似懂非懂的表情。看到这些改变,刘荣增坚信,通过他不懈的努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总有一天能够恢复意识。

编辑: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