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好人评选
(孝老爱亲)王必盛:老人照顾病妻20载 手写8本“病历”
江西文明网  2017-02-17 21:00

  王必盛,男,1941年2月出生,会昌县总工会退休干部。2016年“会昌好人”、“最美会昌人”。

  20年来坚持记录八本“病历”照顾瘫痪妻子,在当地传为佳话。20年,他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20年,他记录妻子病情手写了8本厚厚的自制病历。如今,夫妻俩都已步入古稀之年,但依然恩爱如昨。“老王是重情重义大丈夫!”邻居们如是评价。他,就是会昌县文武坝镇今年77岁的王必盛老人。

  王必盛夫妇的家在会昌县文武坝镇民和路1号。新春伊始,记者走进了这个充满爱的家。两位老人的家里,物品多却不显杂乱,被褥整齐地叠放着,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温暖的阳光下,王必盛老人端着一碗捣碎的苹果,正给老伴刘桂淑喂食,并时不时地叮嘱老伴慢点吃。两人虽然均已头发斑白,但是精神很好。轮椅中的刘桂淑脸色红润,很难想象已经瘫痪在床20年。

  “母亲的安好得益于父亲几十年如一日的精心照料。”大儿子王志平说。王必盛的一天

  6:00——12:00“老婆子,该起床了,我先给你测一下血压,呆一会洗洗脸,好喂你药。 ”2月16日清晨,和往常一样,王必盛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查看天气,给妻子测量血压,并做好记录,然后才是帮助妻子漱口洗脸,服降血压药和溶栓药品。为了便于观察病情变化和身体康复,王必盛从妻子患病就开始记录病情信息,根据记录情况来调节服药。记“病历”,也自然成为每天的一种雷打不动的习惯。以前记妻子每天身体的变化和反应,后来,详细记录起居作息、饮食变化,再后来又增加天气变化、血压、服药时间等信息。20年来,这样的“病历”已经记录了满满8本。

  吃完早上的药,王必盛推过靠椅,扶住老伴一步步挪到椅子上坐好,给她全身推拿、按摩等。“每次按摩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活动筋骨,可以加快血液循环。”随后,王必盛顾不得自己吃饭,先给老伴喂食早餐;饭后吃一根香蕉,打开电视机,让她看愉快欢乐的节目。等轮到自己吃饭时,经常是上午9点以后了。王必盛告诉记者,伺候妻子喂水喂药、端屎接尿、擦洗按摩,一步一步扶着妻子下地活动,给她讲一些趣事,对着镜子大笑,保持乐观的心情,这些工作一天要反复好多次。“要说烦,肯定有,但她是我的妻子,照顾她是我的责任。”王必盛笑着说。12:00——18:00中午吃过饭服过药后,老伴有一段午休时间,这段时间是王必盛一天中最“悠闲”的时光。王必盛利用这段时间要么读书看报,要么上网了解新闻信息,要么和每天必到的邻居老张聊聊天。王志平告诉记者,自从母亲生病,父亲20年来没有出过远门,唯一的一次去赣州,还是到医院做一个小手术。长期不出外面,读报上网是他获取知识、开阔眼界的唯一方式。

  据了解,王必盛给老伴按摩的技巧、用盐清洗水果的方法等,还是从网上学来的。下午4点多,王必盛扶老伴从床上起来,给她全身活动一次,喂食她爱吃的苹果汁。看天气晴朗,外面的太阳暖洋洋的,王必盛用轮椅推着老伴出去走走,散散心。

  18:00——第二天凌晨吃过晚饭后,王必盛为老伴简单洗漱,服侍她上洗手间,安顿到床上,然后再给她按摩一次,睡前服药,再次测量血压。等忙完这些,时间已经来到晚上11点多。自己躺下后,王必盛将老伴的双脚,放到自己的怀里焐热。王必盛说:“她生病后,血液不畅,脚到半夜都是凉的,要先焐热才行,如果遇到寒冷天气,我的身体也不热乎,就要再放个热水袋。”王必盛睡的并不踏实,每隔一两个小时要扶老伴起来小解,半夜还要喂喝白开水。事实上,满打满算,一天里,王必盛只能睡5个多小时。

  王必盛这20年要照顾一个瘫痪的病人,一天两天或者一年半载也许并不难,但是要照顾这样一生一世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因为爱情,王必盛做到了。王必盛和妻子刘桂淑是早先的共大同学。在学校时,两人经人介绍相识、相恋,并于1962年走进结婚礼堂,婚后育有两子一女。夫妻俩携手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一直十分恩爱。1996年和1997年,妻子刘桂淑接连两次出现脑溢血,导致半身瘫痪。前几年还能勉强行走,但是后来病情加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从此,王必盛便担负起照顾妻子的责任,迄今已经是20个年头了。

  为了避免妻子长期卧床造成背部溃烂,王必盛每天坚持用热毛巾为妻子擦拭后背;为了减轻妻子病痛,老王每天忙完就讲故事、对着镜子大笑解闷;为了防止妻子手脚肌肉变形萎缩,老王又自学推拿按摩……随着年岁的增加,儿女们都担心父亲吃不消,纷纷争着出钱请人来侍候瘫痪的母亲,但是王必盛坚决不答应,执意由自己照顾老伴。“别人来照顾我不放心,她也很难适应。”见老人态度坚决,孩子们也只能顺着老人的心意。20年来,在王必盛无微不至地照顾下,妻子刘桂淑甚至没有生过褥疮,其病情虽然没有明显好转,但也得到控制。回想过去岁月里照顾妻子的经历,王必盛淡淡一笑,说:“只要能这样陪着她,只要她乐观地活着,我就觉得很幸福!”

编辑: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