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好人评选
(敬业奉献)周星宇:法官心系群众,积劳成疾不脱岗干群大赞
江西文明网  2017-02-17 20:14

  周星宇,男,1971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1997年2月从宜春地区新华检察院调入高安市人民法院工作,在该院多个部门历任书记员、助审员、审判员,现任民三庭副庭长,一级法官。2014年被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评为“全省优秀法官”,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

  这个中等身材、长相普通的男人,为人谦恭低调,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当你走近他,就会发现这个男人的内涵如此丰富。

  这是一个“内秀”的男人。

  异常艰难的24级台阶

  2015年隆冬,寒风凛冽。

  “老周,马上就到了,你再坚持一下。”南京市肿瘤医院内,周星宇的妻子左敏君双手用力搀扶着爱人周星宇,焦急地一个劲往上拖。平时生龙活虎的周星宇,此时连一级台阶都走不动了。腹中的绞痛,让他站立不稳,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滴。短短的24级台阶,周星宇走了近五分钟。每上一级台阶,他都不得不停下来歇歇。“你们不要命了?拖到现在才来!”专家医生初步检查后,马上将周星宇推进了手术室。左敏君在走廊上,急得来回徘徊。“都怪我,太迁就老周了。”左敏君心中既担心又自责。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左敏君就觉察到了一丝异样:每天加班加点办案的老公,饭量见少,却无缘无故地胖了起来。她多次催促周星宇到医院检查一下,周星宇却因办案忙一直拖延。习惯了爱人视工作如命的左敏君,以为没什么大事,也就迁就着。直到这天上午,周星宇把手头的最后一个案子开完庭,才极不情愿地被左敏君拽进了医院。

  三个多小时的手术,医生从周星宇腹腔抽出四斤多积水。左敏君此时方才明白,以前眼中丈夫的“胖了”,竟然是因为积水而浮肿。“就是到了这个份上,他还在想着他手头的那几个案子。非要等到全部开完庭才肯去检查,这不是傻吗?”尽管时间过去一年多,左敏君仍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办案是一剂良方

  被确诊为尿毒症后,周星宇刚开始很消沉。原本就话不多的他,似乎更加沉默了。怕见生人,怕听到得病这类的敏感话题。这让他的家人,暗地里非常着急。所幸的是,周星宇找到了自己的“治病良方”。从南京肿瘤医院回来,周星宇要在高安当地做血液透析,每周三次,每次近四个小时。医生问周星宇:“透析时间怎么安排?”“安排到晚上吧。”周星宇几乎未加思索,便回答道。他还是放不下他的案子。

  在南京住院期间,他就在牵挂着:手头案子的这些当事人,是不是在等着自己下发判决书;已经调解好的案子,是不是全部履行到位。没住几天院,他便连哄带求,拖着妻子回到高安治疗。“老周,你就安心休息。案子就暂时不用办了。要不把你调到轻松一点的部门吧。”院领导考虑到周星宇的身体状况,希望为他减轻一份压力。周星宇没有接受这份好意,甚至有些“变本加厉”。每天整点上班,手头每个案子都办得井井有条。庭长有时候故意不分案子给他,他便主动帮庭里案件多的同事办案,还悉心给新来的年轻人传授办案经验。

  2015年,周星宇在每月要做8次透析的情况下,带病办案97件,位列全庭第二。由于工作突出,周星宇曾获评“全省优秀法官”,并荣立个人二等功。2015年和2016年,他共办案162件,当事人对他的满意评价率为99%。“刚开始我不理解,总是数落他。后面通过暗地观察,发现只要让他办案,他就很快乐,病情反而转好了,也就由着他。”说到这儿,妻子左敏君无奈地摇了摇头。

  “周星宇就是我们法院的一面旗帜。他带动了一大批人,尤其是年轻干警,大家把他当标杆,全院的工作热情都有了很大的提升。”聊到周星宇,高安法院院长欧阳琨赞不绝口。对于法官职业,周星宇近乎执着。“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我要无愧于身上这件法袍,就要竭尽自己所能把每个案件办好,为老百姓多解决一些纠纷和困难。”这是周星宇的心愿。

  “我们信老周”

  “我和周法官其实就开庭见了一面,打过几次电话,但是我很信任他的。这不,调解书确定的履行期限过了十几天,我也从没有担心过,因为我相信周法官肯定能给我办好。”这是采访期间,正在周星宇办公室帮父亲领取赔偿款的小熊的评价。这个案子,其实一开始双方当事人对立情绪是很大的。小熊的父亲骑电动车外出,被某运输公司的货车撞伤,导致脊椎严重受损。送到医院后,因年纪大、恢复慢,小熊的父亲在医院治疗了大半年时间。运输公司的老总认为小熊的父亲故意赖着不出院,是想要讹钱,所以拒绝支付任何费用。双方为此多次发生激烈争执。案子分到周星宇手中,运输公司老总刚开始很不配合,总躲着周星宇。周星宇没有着急,有空就往被告公司跑,和老总聊天谈心,还主动为该公司如何防范法律风险提出建议,为企业避免了一次重大损失。一趟,两趟,三趟……周星宇的诚意打动了公司老总,双方当事人达成了调解协议。

  “其实案子并非判不下去。但我想,如果发出判决书不能达到让当事人信服的效果,就会使司法的公信力受到质疑,也说明法官的工作没有做到家。”谈到调解,周星宇总是兴致勃勃。周星宇一贯坚持,调解不仅要耐得住性子,更要会做巧功夫。

  高安市人保财险公司理赔部经理陈军对此感受深刻。2015年7月,农村户口的谢某夫妻被人保财险公司承保的车辆撞伤。诉讼中,谢某夫妇提出,他们一直在市区菜市场卖菜,长期租住在市区,应按城镇标准计算赔偿额。人保财险公司则认为,谢某夫妇没有证据证实其长期居住在城区,卖菜只是打零工,不能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因担心以后此类赔偿对象都被列入城镇标准,开庭时人保财产公司针锋相对,紧咬着原告的证据瑕疵不放。法庭上,周星宇没有让双方继续纠缠。第二天一大早,周星宇就暗地来到菜市场。谢某夫妇什么时候到摊位、主要经营的蔬菜品种、大致的收入,都摸了个一清二楚。他又走访了菜市场的管理人员、谢某摊位旁边的小商贩及谢某租住屋的房东,对谢某夫妇的经营、生活情况进行了详细了解。三天下来,周星宇对案件的赔偿标准有了结论。不久,周星宇组织双方当事人再次开庭,并将法院调查的情况向当事人出示。“周法官,我们不争了。这个案子,我们同意按城镇标准赔。”作为人保财险公司委托代理人的陈军,在看过调查材料后,很快就心服口服。而此前并不知晓周星宇亲自到菜市场搞调查的谢某夫妇,深受感动,拉着周星宇的手一个劲表示感谢。

  “当事人对于案件的评判,往往就基于一次诉讼。因此,当法官其实真的压力很大,因为一旦错判就没有重来的机会。即使少数案子以后通过再审程序纠正回来,也早已对当事人和司法公信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正因为深谙肩上的责任,周星宇办案从来不敢马虎,即使是一个小案子,也要反复推敲案情和法律适用依据,直到自己认为确实没有漏洞了,才小心翼翼地作出裁判。

  家中的一棵大树

  “年轻时我模样还是很俊俏的,家里条件也不错,追我的人可多了,那时还真有点看不上老周。”谈起和周星宇的恋爱,左敏君抿嘴一笑,略显不好意思。周星宇那时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自打认识左敏君以后,就认定了这个女孩。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每天晚上7点,周星宇准时“赖”到左敏君家中,陪她父母聊家常,帮着做点家务。有时,左敏君也烦,赶他走。一向脸皮薄的周星宇,此时却不管不顾,当天走了,第二天又像“牛皮糖”一样黏了上来。

  这一黏,就是一年半的时间,以至于到后来,周星宇偶尔因为有事没来,左敏君和父母都不禁牵挂:今天星宇怎么没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其他追求者看到周星宇这样,慢慢都主动退出了。1997年,周星宇和左敏君幸福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第二年,两人的爱情结晶小军出世了。由于周星宇夫妻二人工作忙,平时小军大部分时间跟着爷爷奶奶。小军很委屈,有一次对着周星宇哭着说道:“我还是你儿子吗?你都没做过几次饭给我吃!”

  随着小军慢慢长大,他渐渐明白,原来父亲一直是以男人的方式在爱着自己。十七岁那年,小军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看到社会上一些人没读多少书,照样混得“潇洒”。小军也萌生了到社会闯荡一番的想法,成天跟着几个社会上的朋友在外游荡。班主任的电话很快打到了周星宇家中,妻子心急如焚,周星宇却镇定自如,安慰道:“没事,交给我。”晚上,小军一身酒气回到家中。周星宇和儿子来了一场男人间的对话,那一夜,父子俩最后都哭了。从那以后,小军全力以赴,学习成绩很快赶了上去,最后顺利被省内一所本科院校录取。

  “别看老周不是很善言辞,他其实是一个特别细腻的人。我不爱早起,老周不管严寒酷暑,总是6点起床,为我们娘俩准备好早餐。他的面条煮得尤其好。他很少在外应酬,下班就回家,不是帮我做做家务,就是读读书、看看报。我在旁边收拾家务,聊点家长里短,主要是我在说,他回应和笑。我是一个很外向的人,天天叽叽喳喳的,他特别注意我的情绪,有时候工作上不顺心或遇到什么麻烦事,他马上就觉察到了,询问缘由,开导我。我觉得,在他这棵大树下,家人都很安全舒坦。”说到这,周星宇爱人左敏君脸上满满的幸福。

  周星宇家的房子不大,但采光很好。进门,在阳台上放着的摇椅和吉他很醒目。我们怂恿他来了一曲,是一首极为抒情的老歌。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和着悠扬的吉他声和歌声,安宁而自在。

编辑: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