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好人推荐评选 >> 江西好人榜 >>
(孝老爱亲)李甫桂:大山深处有大爱 花甲父亲七年不离不弃带儿治病
江西文明网  2016-03-21 11:42

  李甫桂,男,现年67岁,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芦溪镇瑞泉村村民。

  花甲之年,这个年纪的老人多是儿孙满堂、安享晚年,但对于李甫桂来说,这种场景却是一种奢望。为了给小儿子李月明治病,7年间他辗转宣风、芦溪、萍乡、长沙、山东等地医院,没过上一天安稳日子。

  目前,李甫桂在家自建透析室为小儿子透析,每天为其熬药、透析、换药、记录数据等。在不幸来临中,李甫桂不仅做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也树立一个了父爱的榜样。7年时间里,为了给小儿子李月明治病,李甫桂落下了肾结石、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全身黄带增厚等沉积多年的老病,先后住院3次。听闻黄带增厚需做手术花费大量费用,为节省医药费给小儿子治病,他放弃了手术,选择长期吃药保守治疗。李甫桂说,即使再难、再苦,也还要为小儿子把病治好。不幸降临家庭支柱突患重病今年38岁的李月明,育有两女,妻子在外务工,从事泥瓦墙体粉刷,家庭不算宽裕,但也其乐融融。

  2008年,正在给人刷墙的李月明出现恶心、呕吐、呼吸困难、腰腿疼痛等症状。当时的他觉得自己年轻,没当回事,以为养一养就没事了。2009年年底,李月明双下肢踝部出现水肿,卧床三天的李月明就无法行走。看着瘫痪在床的李月明,李甫桂心急如焚,踩着结冰的山路一大早就背着李月明小心翼翼的往县医院赶,经过检查李月明患有重度慢性肾炎。随后,又赶往长沙湘雅医院检查,医院建议先期住院保守治疗防止转化成尿毒症,在长沙治疗的一个月,李月明满身插着透析管,李甫桂为其擦洗身体、处理大小便……不间断地细心照料,李月明的病情有所好转,但由于医院要求一次性拿出治疗费用,身上所带费用所剩无几,迫于无奈,只能回家接受药物治疗,儿子患病给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

  为爱奔走花甲老人寝食难安回到家后,李甫桂每天早起做饭,为儿子洗脸、喂饭,然后外出购药询问治病良方,晚上熬药一直到深夜才能休息。也许是病急乱投医的缘故,2011年5月,李甫桂听闻山东潍坊一所肾科医院治好了很多肾病患者,带着一线希望,李甫桂联系潍坊医院住院事宜,坐车陪李月明到山东潍坊治疗。为节省费用他坐硬座,让儿子睡软卧,到达潍坊后,医院根据病情制定了治疗方案,按摩机和药物搭配治疗,经过三个月的治疗,前后花费10万余元,钱没少花,但病情仍不见好转。由于难以承受高额的医疗费用,李甫桂只得向医院买一箱药水和一台按摩机,带着李月明扛着重100多斤的设备和药水回家治疗。为了筹集更多的救命钱,李甫桂多方奔走,吃苦受累,无怨无悔。“感谢村委的争取,感谢政府的关心,月明的低保标准又提高了些。”李甫桂充满感激的说。说起这事,当初李月明患病,一直没跟村委反映,直到病魔把家庭拖垮后,生活举步维艰,一家人才无奈的向政府求助。当问起李甫桂为何这样,李甫桂轻声说道:“起初我只是不想给政府添麻烦,但如今的状况,让我不知所措,只有向政府求助了。”2012年10月,李月明病情恶化,随即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李甫桂和他的家庭陷入了绝境。一贫如洗在家自建“透析室”

  自从查出李月明患有尿毒症以后,李甫桂一家就走上了漫长的治病之路,不但花光了所有积蓄,而且还负债累累。由于承受不住高额的透析费用,李甫桂只得把透析室“搬”到家里。在他家的一个房间内,看到一个用塑钢门围起来的大约4平米左右的小隔间,里面放着很多透析用的各种仪器和药水,李甫桂还专门在医院学习了透析的方法步骤。换药水、消毒、操作透析设备……李甫桂每天都遵照医嘱谨慎的为儿子做透析,透析完后为其记录透析情况。李月明看着父亲为了自己而操劳,心里很不是滋味。“得了这种病就是个‘无底洞’,前后已经花费20余万元,家里就剩两张床和一台电视,家庭都被我拖垮了,我不想再这样拖下去了……”李月明无奈地说道。李甫桂更多的是为儿子加油打气,给他鼓励,家人的劝导和鼓励使得李月明重拾生活的信心。“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我倒下了,我的孩子和父母怎么办?”李月明也时常在心底这样反问自己。如今,每次透析完后,李月明都坚持干点力所能及的劳动,赚点小钱,贴补家用。李月明的两个女儿都很懂事,9岁的大女儿常常提醒爸爸要按时吃药,自己以后想当一名医生,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帮助。邻居们都非常佩服李甫桂老人,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不要说是父亲不离不弃照顾儿子”邻居李建军如是说。几位邻居也很热心,经常鼓励李月明,有时李甫桂出去买药,李月明在家透析没人照看,他们都会主动前去护理。透析并非长久之计,但肾移植手术费估计要二三十万元,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李甫桂说,即使再难,再把老房子卖了,也还要为儿子治病。

编辑: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