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好人推荐评选 >> 中国好人榜 >>
(助人为乐)梁杏英:环卫工义务扫楼道10余年 直到病逝后才被发现
江西文明网  2016-01-18 16:01

  梁杏英,女,1964年生,生前为江西省抚州市市容处环卫工人。

  作为一名环卫工人,梁杏英每天起早摸黑,去得最早,走得最晚,从未请过一天假;作为一名妻子,她是家里的顶梁柱,一生辛勤省吃俭用,面对患精神疾病丈夫20多年精心照顾不离不弃,靠着微薄收入独自撑起全家生活起居。更难能可贵的是,她10余年如一日义务承担清扫小区楼道的工作,经常帮人清理下水道或清运垃圾,却拒收“劳务费”,直到因病入院,她的义务劳动才逐渐被街访邻居所发觉。

  2015年1月9日上午,众多市民自发为梁杏英送行,而其周边商户、居民还在现场打出了“好邻居梁杏英一路走好”的横幅,他们用这种方式向自己心目中的好人做最后道别。

  “走”后方知的义务工

  在原骨胶厂宿舍旁的鸿翔大厦一楼的一个小柴间里,三单元六楼的住户尧香华正在一台缝纫机上做缝纫活,她说这栋商品房共有六个单元70余户人家,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很多。2015年年底的几天里,尧香华和鸿翔大厦里的其他住户发现,“瘦子”梁杏英没来打扫楼道了,垃圾两三天便堆成了山。仔细打听才知道,去年12月27日晚梁杏英突然发病昏迷,被家人送到医院去了。为了解决楼道里生活垃圾清扫的问题,尧香华等住户跑到居委会反映,最终得到市城管局市容环卫处的答复是,环卫工人只负责街面清扫,商品房楼道卫生由物业或居民自行处理,环卫处没收取居民这方面的费用。居民们所缴的每月3元钱,是污水处理费。尧香华等人这才得知,近十年来,清扫楼道的事,都是梁杏英没得到一分钱的情况下,义务在帮着做的。

  这些年,附近居民有几次把不要的旧沙发、床垫等大件垃圾丢弃在楼道里,无人清理,一些住户就商量着给梁杏英一些钱请她清理掉,结果她做完后也不肯收钱。周边群众回想起来,都被梁杏英这种默默奉献的精神深深打动。

  梁杏英因脑疝导致脑干出血,病情危重,于今年1月6日下午离世,她之前义务清扫楼道、清运垃圾的事迹才被传开来。1月9日清晨,在梁杏英出殡时,附近几户邻居和店主特意打出悼念横幅——“好邻居梁杏英一路走好!”数百名知情市民也从四面八方自发赶来,送她最后一程。

  包揽脏活的大好人

  原骨胶厂宿舍路口有家瓷砖店,店主操华龙因经营需要,有一次重新装修店面,产生了不少建筑垃圾,堆在门口影响市容,急需清理。按门前“三包”规定,建筑垃圾应由责任人自行清运。操华龙决定给点钱,找梁杏英帮忙。梁杏英了解情况后立即动手清理,而当操华龙提出要给点报酬时,梁杏英却坚决不收,并说:“这都是我能做的事,帮点小忙没关系,如果你要给钱,我就不帮你了。”

  2007年从浙江金华来到抚州做生意的姚老板,在青云峰路开了一家经营木门的专卖店,提起梁杏英,他说:“像她这样的好人,真是少有的。”原来,他的店面后面有一处下水道经常堵塞,好几次,他请人来疏通,完工后,现场就会留下了一大堆又脏又臭的污泥粪便,附近居民对此纷纷躲避,并催促姚老板赶紧运走。姚老板找到梁杏英后,梁杏英答应帮助清理,并说:“你们年轻人怕脏,我来干。”次数多了,姚老板过意不去,有一次硬要塞钱到梁杏英手里,她几番推辞,最后实在拗不过,便跟姚老板说:“硬要给的话,我就收2块钱。”

  不折不扣的好员工

  正如梁杏英邻居所说的那样,她是年年如一日全职在岗,自觉性极高。青云峰路段环卫管理员徐松林提起梁杏英,对她多年来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深表敬佩。梁杏英1998年左右进入环卫部门,曾因路段调整,打扫过金巢大道、赣东大道、临川大道等路段。2007年后,因考虑到她家庭困难,有个患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的老公需要照顾,市城管执法局市容环卫处将她安排在所住的原骨胶厂宿舍外的青云峰路打扫。不论她在哪条路上做环卫工,她总是准点到岗,保质保量、尽职尽力地做好街面清扫与垃圾清运工作。

  在徐松林的印象里,梁杏英唯一有几天暂离岗位的是2014年10月她老母亲去世时,为了不让自己负责的路段变脏乱,她找了一位亲友来顶了三天班,第四天,还沉浸在丧母之痛中的她,又坚持开始了自己的日常工作。

  勤俭纯朴的好家人

  梁杏英老家在临川区上顿渡镇章舍村,从小父母就教育他们四兄妹要好好读书,多学文化,今后多为社会做贡献。回忆姐姐生前的事,弟弟梁全辉说:“姐姐一向为人很好,姐夫20多年前在原骨胶厂生病后就几乎没下过楼。可是姐姐不离不弃,靠自己瘦弱的肩膀,撑起完整的家。”

  即便家庭如此困难,梁杏英也一直坚持自己的做人原则,宁愿自己多付出,不愿接受亲友、他人接济。梁全辉说:“姐姐省吃俭用,勤俭持家,有时候亲戚或邻居想接济一下她,都被她婉言拒绝了。”梁全辉也曾提出要帮姐姐,可是她就是不肯,总说:“我吃得起苦,自己能撑下去。”

  梁杏英在打扫街面时,有时候捡到别人遗失的钱或手机,总是想方设法联系失主归还,有几次也叫儿子帮忙联系失主。梁杏英儿子甘斌说:“平时妈妈自己舍不得吃肉,也很少买菜吃,常常是煮点面条,或用开水泡剩饭吃。只有我回家时,妈妈才会特地去买菜买肉。可是现在她突然就走了,我感到很心痛。”

编辑: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