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江西好人推荐评选
(诚实守信)沈志勇:好老板患血癌不丢诚信病房里发救命钱给工人
江西文明网   2015-04-20 17:09

  沈志勇,男, 1982年10月7日出生,江西省上饶市婺源县秋口镇沙家俞村。

  2014年8月,在江苏扬州开门厂的他突患急性髓性白血病,但即便在住院治疗最需要钱的时候,仍不失诺言,在马年春节来临前,将所有工人63万元的工资分文不少地全部结清。

  事业渐入正轨却遭遇白血病打击

  1999年,年仅17岁的沈志勇便外出打工做模具,他先后到过上海、江苏苏州、浙江余姚等地。2005年与妻子程春兰育结婚,婚后育有两个儿子,大的11岁,小的才3岁。2011年,沈志勇和妻子程春兰来到江苏省扬州市甘泉镇,开了个小门厂,这一年他们赚了3万多元。2012年,赚了7万多元。2014年,沈志勇借了40多万元和自己之前赚的钱,将木门厂规模扩大,并从婺源老家请了5名工人,一起来到扬州,准备制作高档木门,然后把日子过得风风火火。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沈志勇准备大干一番时,他的身体出现了状况。

  2014年8月底,沈志勇总觉得腰部不舒服、浑身乏力、吃不下饭,夫妻俩便到扬州中医院就诊。当时医生发现沈志勇脸色发黄,就让他化验一下血液,然而检查结果一出来,沈志勇吓了一跳,他的白细胞指数达到7万多,超出了正常值的好几倍,医生便建议沈志勇立即转院到扬州最好的苏北医院。

  最终,经苏北医院的主治医生诊断,沈志勇为急性髓性白血病,且属于高危白血病,治好需要上百万元的费用。

  病倒厂不倒承诺工人不会欠一分钱

  从查出患有急性白血病以后,沈志勇的生活轨迹就彻底发生了改变,只能住在苏北医院接受治疗。而妻子程春兰则在木门厂、医院、厂商之间不停地来回奔波。

  沈志勇说,虽然自己病了,但木门厂是他辛辛苦苦多年才开办起来的,不想让它也跟着倒闭,否则,从家里带出来的几名工人就白干了。所以,在生病的那天起,他就下了个决心,绝对不会亏欠任何工人一分钱的工资。

  这段时间,程春兰天天盯着客户要钱,在她看来,到了年底收账的时候,收回的钱越多给工人发工资的希望就越大。

  丈夫病房里把救命钱当工资发妻子筹不到钱绕开护士站进病房

  为了给丈夫治病,程春兰多方筹款。有好几次,医院在催交款,实在是没有钱了,那时候都她都不敢从护士站前经过。丈夫住在住院部六楼倒数第二个病房里,中间有一个护士站,筹不到钱的时候,她就会坐电梯到五楼,然后从五楼爬楼梯,绕过护士站到病房去。

  钱,对于沈志勇夫妇来说,比谁都需要,但为了工人的工资,他们之前也吵了几次架,程春兰说:“我不是一个喜欢欠钱的人,当时我为了这个事情也犹豫过,因为一个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真的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我当时就是这样的情况,手里拿着好不容易借来、催来的钱,是给丈夫治病,还是给工人当工资?谁能不犹豫。”

  对此,程春兰至今对一件事记忆犹新,有一次一个远房亲戚送来1万多块钱,准备给沈志勇治病,但沈志勇转手就把这笔钱付了工人工资,等程春兰知道的时候,钱已经付出去了。而程春兰本来是准备拿着这笔钱交第二天的医药费的,这次她哭了:“工人的钱是给了,可是第二天的医药费到哪里去拿?”对于执意要给工人发工资一事,沈志勇这样说道:“说了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我当时跟工人们作了承诺,做人讲究的是诚信,如果我不按时发给他们工钱,不就说明我是个不守信用的人了吗?这个我真做不到。”

  诚信老板履行诺言不欠一分钱姐姐愿捐骨髓但费用无着落

  经过夫妻二人的努力,马年春节前,沈志勇把5名工人的工钱全部结清了,虽然工人们都多次不忍心领工钱,想留给老板治病,但都被沈志勇拒绝。沈志勇说:“虽然自己也需要钱,但是我从来不后悔结清所有人的工资。要是把自己的病当成借口来黑别人的辛苦钱,那样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日子再难,也不能丢了诚信。”

  工人李志伟从沈志勇那里拿到了6万多元的工钱,他坦言,当时得知沈志勇得病的时候,也有些担心过年拿不到钱:“说一点担心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大家都知道白血病不是一般的病,需要花很多钱,但是当时老板跟我们吃了定心丸,他说让我们放心在这里做,过年一定会把钱全部给我们,我们就一直继续做下去了。”

  李志伟3年前就开始在沈志勇那里干活。3年来,李志伟每年都能按时拿到工钱,“以前我就很相信他,现在我就更相信他了。如果老板明年还继续办厂,我肯定继续跟他干。”已经回到婺源老家的李志伟坚定地说。

  在沈志勇治病的大半年时间里,他的病情得到了有效的缓解,主治医师也让他到自己的老家安心静养,在治疗期间,他跟姐姐沈冬梅做骨髓配型检查,结果显示,两人的骨髓均匹配,可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这一消息让所有人都感到兴奋,但需要上百万的费用让沈志勇夫妇心头凉到了底,沈志勇说:“因为治病,家里已经欠下了几十万的债务,现在根本就没有积蓄。所以别说一百万的手术费用了,就是10万都拿不出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编辑: 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