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江西好人推荐评选>>江西好人榜
唐才英:30年抚养6名弃婴为弃儿拾荒筹措大学学费
江西文明网   2013-12-02 15:43

    ——新余市分宜县分宜镇圹下巷唐才英助人为乐事迹

  唐才英,新余市分宜县分宜镇圹下巷村民。

  穿过繁华的分宜县城,沿着铁路旁的蜿蜒小路往前走,眼前出现的两排低矮砖瓦房,在一处陈旧的砖房内,家徒四壁,屋里唯一的家电是一台老旧的彩电……仿佛把人带回到上世纪80年代,30年来, 75岁的唐才英老人就住在这里,在拉扯大自己亲生的5名儿女后,她又先后抚养了6名弃婴。

  2月17日,在唐才英位于分宜县分宜镇圹下巷的家中,记者见到了这位可敬可亲的老人。过度的操劳和奔波,使她那干瘦的身躯几乎佝偻成90度,深深的皱纹像刀刻一样遍布在她那慈祥的脸上。当记者握住她那双长满老茧的手,谈起她和孩子们的故事时,她的眼睛里闪耀着幸福的光芒。

  寒风里的一声婴儿啼哭

  1983年3月,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46岁的唐才英天不亮就起床了,在医院当清洁工的她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当她沿着平日上班路匆匆前行时,路旁的一个襁褓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走近一看,襁褓里包着一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女婴,小脸冻得发青,正在呱呱啼哭。热心肠的唐才英赶紧抱起孩子赶到了民政局,可由于当时的民政局经费紧张,没有能力抚养这个孩子。唐才英在征得工作人员同意后,把孩子抱回了家,给她取名芳芳,半年后办理了正式的收养手续。

  当时,唐才英的大女儿已经出嫁,最小的儿子也已经13岁,一家人生活虽然清苦却也和乐融融。看着抱回来的小婴儿,家里人都很喜欢,平日里都帮着唐才英给孩子喂奶、换尿布,还从牙缝里省下钱来给孩子买奶粉。一包奶粉4元钱,小芳芳每月要吃4袋,这对当时每月工资只有100余元的唐才英来说,确实是笔不小的开支。为了孩子,唐才英在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之余,下班后又到医院后勤部门帮忙洗衣服、被子等,贴补家用。在唐才英的精心呵护下,芳芳踉踉跄跄地走路了,上学了……这期间,唐才英多少次背孩子去看病,多少次在风雨天接送孩子上下学,她自己也记不清。但芳芳却始终记得,雨大伞小,母亲总会宁愿自己淋雨,母亲对怀抱中的书包像腹中胎儿一般爱惜,拉开拉链看到书没淋湿就会万分喜悦。

  如今,29岁的芳芳中专毕业后,和同学在深圳合伙开了一家家政公司,事业发展顺利。虽然离家远,但她经常给妈妈唐才英打电话,买礼物。春节回家过年时,芳芳给唐才英买了一对金耳环和一枚金戒指,还一口气给她买了3双鞋,让唐才英穿在脚上、暖在心里。

  医院门口光着身子的小婴儿

  转眼到了1992年,唐才英遇到了第二个孩子珍珍:“也是3月的早晨,我在医院门口看到她,光着身子、头上的胎盘都没拿掉,是一个只有2斤左右的早产儿。我听她的哭声很宏亮,估摸着应该能救活,就把她抱到医院拨给我住的一间小房子里,把她和热水袋一起放到被子里,终于,体温慢慢地回升,孩子保住了。我寻思着这孩子本来身体不好,如果把她送到福利院,那里一个保育员同时要照顾好几个孩子,我怕孩子出问题,就把她留下来了。”

  由于当时唐才英的大外孙女都已经9岁,再收养一个孩子当女儿已经不合适。唐才英便让自己的二女儿办理了收养珍珍的手续。在珍珍离家到外地上学之前,她一直和外婆唐才英生活在一起。从卫校毕业后,珍珍成为了一名护士,在一家乡镇医院上班。说起这个名为外孙女、实际上却情同母女的孩子,唐才英说:“珍珍蛮好,性格很温柔,做事蛮细心,和我很亲,和她妈妈感情也很好,放假了经常回来看我们。”

  最多时家里有6个吃奶的婴儿

  唐才英的工作要求她每天要早起,因此她经常能发现被人遗弃在医院附近的婴儿。每次她都要把孩子抱回家养得结实健康之后,或者送去福利院,或者被好心人领养。遇到体质弱一点、别人不敢领养的孩子,她就一直留在家里悉心照顾。30多年来她先后捡到过20多名弃婴,最多时家里同时有6个吃奶的婴儿,实在照顾不过来,她就花钱请家附近的老人过来帮忙照看。唐才英笑言:“我这辈子没存到钱,钱都给孩子们买奶粉吃掉了。”

  与之前收养两个孩子的顺利相比,1993年收养的琳琳,1997年收养的丹丹、双胞胎兄弟小港和小回,都让唐才英遇到了不小的阻力。丈夫和儿女们极力反对,特别是5个亲生儿女,看到母亲年纪这么大,照看捡来的孩子很费心,他们都觉得很心疼。反对无果后,他们就四处托人打听,希望有人能领养这些孩子,减轻母亲的负担。2011年,经民政部门同意,丹丹和小回分别被一个教师家庭和一个医生家庭领养,琳琳和小港继续留在唐才英身边。丹丹和小回离开唐才英家后,还经常回来看望她,和其他兄弟姐妹关系也非常亲密。

  被领走的孩子她花钱领了回来

  其实,琳琳和小港也被其他人领养过,可其中的经过却让唐才英伤透了心。2000年底,琳琳被一户人家领养3个月后,对方找到唐才英,说琳琳在家什么家务活都不会干,他们想把孩子退回来,而且要唐才英付1000元作为这3个月的生活费;小港的经历也和琳琳差不多,他曾经两次被人领养后又送回来,其中一次他在对方家待了4个月,唐才英花了2000元才把他领回来;看着受尽委屈的孩子,唐才英心疼得不得了:“他们领走一次,孩子就得改一次姓,要改口叫别人爸爸妈妈,已经够让孩子委屈了。他们还要从我这里讹钱,把孩子送回来,孩子得受多大伤害呀。我虽然不能让他们锦衣玉食,但至少能让他们吃口饱饭,这两个孩子以后谁来领我都不给了。”

  关键时刻,家人的支持给了唐才英继续前行的力量:“我老伴虽然说不同意我领养这么多孩子,和我闹经济独立。可是接琳琳回来的那次,付给对方的1000块钱就是老伴出的。平时他带着琳琳去超市,孩子想吃什么就给买什么。我自己生的几个孩子和他们爸爸一样,虽然对我的行为不赞同,但是对这些孩子却从来没给过脸色,孙子辈和这些孩子都打成了一片。”

  拾废品给孩子筹措大学学费

  随着唐才英年龄增大,清洁工的工作慢慢无法胜任了。从1998年起,她只能以微薄的退休金维持自己和孩子们的生活,并靠开荒种菜和养猪贴补家用。可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唐才英却从不吝啬,竭尽所能地为孩子创造好的条件。小港爱好美术,从他上小学开始,唐才英就出钱供他每周上一节校外美术辅导课;后来发现他数学跟不上,又出钱供他上数学补习班。老师们听说唐才英的事迹后都非常感动,主动减免了小港一半学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唐才英的悉心栽培下,琳琳和小港成长得非常快。今年19岁的琳琳已经长成身高172cm的大姑娘了,在学校表现也非常出色,小学曾担任劳动委员,初中、高中期间一直担任班长;小港的画作还在2008年中国—澳大利亚“和平杯”书画国际联展青少年儿童艺术作品评奖活动中荣获铜奖。

  眼看着两个孩子渐渐长大,唐才英又开始为他们的前程谋划起来:自己已经年逾古稀,这些年也没存下什么积蓄,得给孩子们准备上大学的学费啊。年纪大了干不动别的活,养猪也没有了场地,她就每天抽空出门拾废品换钱。孝顺的琳琳和小港发现外婆的行为后,每次都硬拉着不让唐才英出门。可是只要孩子们一眼看不见,她就推着装废品的破童车出门,甚至有时候趁着琳琳和小港晚上睡着了再出门拾废品。下雨时,浑身湿淋淋,头上戴着塑料袋在外面捡;炎热天气她在垃圾堆旁擦着汗,把童车装满后回家放下再出去。邻居们经常在半夜听到那辆童车吱吱呀呀来回路过的声音。别人问她晚上出来拾废品累不累,她说自己习惯了一天只要睡两个小时,况且晚上拾废品比白天方便,一来晚上拾废品的人少自己收获更大,二来晚上车少更安全,经常不知不觉就天亮了。

  在大爱和被爱中体验莫大的幸福

  总有人好奇,唐才英明明可以凭借退休工资过着享清福的日子,为什么要让自己活得这么辛苦,她图的是什么?每次面对别人的疑问,唐才英总是说自己其实很幸福:“我这个人蛮能吃苦,多做点事、多吃点苦我不怕。对我的孩子,不管是亲生的还是领养的,我都一样爱他们,一心只希望他们过得好,看他们过得好我就开心。”

  在源源不断付出爱的同时,唐才英也在享受着被别人爱带来的幸福:“孩子们都很懂事。大儿子给我买了部手机,方便我打电话,只是我不习惯用手机经常把它放家里;二女儿住得近,经常过来帮我干活,老伴前段时间感冒住院,她过来帮忙做了十几天饭,忙前忙后照顾,小港也每天到医院给外公送饭;琳琳从小就特别爱劳动,在家里闲不住,放学回家就开始打扫卫生,哪怕只有一件脏衣服也要立刻洗干净;我的小孙子小宝和我生活在一起,琳琳和小港虽然自己的功课也很忙,却还是经常辅导小宝写作业,上学、放学都领着小宝一块走,让我省心不少。有时候我从外面拾废品回来淋了雨,琳琳和小港两个人就忙开了,拿毛巾给我擦,用电吹风给我吹头发,有他们这样对我,吃再多苦也值。”

  来自社会上的关心也让唐才英感动不已,从2001年起,分宜县公安消防大队每名官兵每个月从自己的工资和津贴中自愿捐出20元作为助学基金,为琳琳和佳港缴纳学费。十年来,大队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他们的资助从未间断。逢年过节,官兵们更要把孩子们接到营地,和他们聚餐联欢,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关心和温暖。

  问起今后的打算,唐才英老人表示,如今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申请到低保补助,这样一旦自己撒手人寰,琳琳和小港的生活就能有最基本的保障,以后他们上大学也能顺利申请到助学贷款。(作者:梁颖、张文耀、 赖娇健)

编辑: 李芳